魏民
上海/浦东新
33.8万
访问量
上海自由摄影师

单幅:00
组图:00
文章:00
评论:00
全部作品
有朋友说,奉贤青村镇老街是上海诸多老镇子里最后一条未经改造的老街了,快下手了,去看最后一眼吧。大家有些伤感,昨天出行特意弯道去经过一下。以后,我们只能看照片了么?大概是。
我的乌托邦是老镇改造有三个原则,保持本源特有的文化风貌、顺循本土居民生活逻辑发展的经济开发、改善民生。想想欧洲老外老镇能做到的我们也不难做到,现实基本不可能。
2016-04-11 12:48
9
0
1053
今天是心灵温暖的一天,真的很温暖——4月2日,第九个国际自闭症日,一群“来自星星的孩子”在爸爸妈妈和志愿者的陪伴下,沿着黄浦江边奔跑!打开孤独的心扉,追逐自信,将来融入社会大家庭。
2016-04-02 22:48
0
0
669
【说明:现场实拍,二图叠加】
2016-03-29 20:36
5
0
881
魔灯夜话
20
元宵节,到2016一腚红魔灯嘉年华走一遭。不远,就在周家渡江岸的世博公园。索绪尔说啥都是符号,居依说啥都是景观;如果说啥都是话语,想来也大致没错。这些美轮美奂的大彩灯,个个会说话,合起来就是一番大议论,告诉我们这个世界在想什么。
2016-03-14 18:25
11
0
644

新年伊始看了一台周家渡街道“2015群星大舞台”社区文艺汇演。因为坐在二楼观众席中,动弹不得,只能全景拍摄,看看居民观众最喜欢的是什么。这台演出开场曲是民乐,欢天喜地。接下来是红色合唱、沪剧演唱、乡土歌舞、时装表演,都是想象得到的。在上海东方艺术中心歌剧厅这样的豪华场子里演出,使得草根文化有了高大上的体制意味。但最后一场昌里社区的舞蹈“红线线,绿线线”让人惊喜,跳的是大妈炒股。2015年中国股市暴涨暴跌令人唏嘘,想必大妈们还没回过神来。没想到居然这么快搞出一台炒股舞,敏感和神速超越专业创作。看来艺术的原动力还是在民间,有情绪要宣泄嘛,会点艺术的就艺术一把。好在脱离了官方范式,也没事儿。周家渡正在实施社区自治计划,有社区文艺队伍四百多个,一万多成员都是草根(占行政区域十万人口的十分之一),创作、排练、演出什么节目基本上是团队成员自己商量着办,居委会资助一些经费,主要是上淘宝购买便宜的演出服。

唐朝那会儿官家就不太管制文化艺术的事儿,文化自治的结果是肆间能人各显神通,华夏民族艺术自民间打好了根基。
2016-01-05 12:27
4
0
704
A NEW WORLD
18
摄影手记:这个地儿不让拍照,只好“瞎拍”。这倒也罢了,奇葩的是,人来人往都是我黑头发黄皮肤的同胞,怎么跟在NewsYork,sParis,sLondon似的?疑似我天朝人口已经攻占那些大商都。不对啊,大门外就是我魔都“中华第一街”南京东路,莫非反是我土被洋人攻占了?
照片拍回来一看,比照这地儿以前“十里洋场”,租界的外国巡捕肯定没影儿了,“洋场”却是更甚,说是“被攻占”不为过,翻书,这该叫经济殖民、文化殖民。跨国大牌在制高点上让你们仰视、晕乎、追逐还觉得自己土豪变贵族了,其实八成大牌极品之九成工序是在中国代工的,大家就美滋滋地大把花银子去“国际接诡”吧。
2014-07-28 20:45
15
0
1345
大家不要陶醉于被歌颂。继续多坐地铁。
2014-07-04 20:00
10
0
746
继续在线编辑。2014年又拍一次。彩色,还是黑白?
2014-04-29 12:20
28
0
936
古镇AB逛
20
影友来邀拍古镇庙会文化节。有老房子吗?切,都是新造的,你懂的。那么是啥庙呢?西城隍庙,不过现在嘛……没了。真牛逼,又不古又没庙,也敢叫古镇庙会文化节,想得出就是个大集市,大家玩儿。唯一古的,就是这块地皮上的地名儿了。这年头,大家将就些吧,权当折腾乏了散散心。但晚上到家整理这些毛毛躁躁拍回来的图片,觉得这里或许值得深入,就看怎么观察了,生活本身总会告诉一些什么。
2014-04-14 13:48
23
0
1327
孩子们的青春骚动完全可以理解,一旦痴迷于荒诞动漫就偏于畸形。责任在大人社会,它本身就是一部失范的荒诞动漫剧。

“骚年”一词,据说源自日本动漫,少女少男商业片广为流行,日语“少年”谐音“骚年”也随网络恶搞不胫而走。

这组素材是一次顶级大商厦里举行的动漫控大派对,有表演、竞赛、卖动漫衍生品。
2014-04-09 12:26
11
0
755
ZF
3
申报《日常困境》的3个单幅。也测试一下800像素图片效果。
2013-07-20 12:31
16
0
725
鲍昆写了篇《由大门说森山大道说起》。热议。
大门回复:我是无意中在自己的手机上安装了一个叫“KitCam”的拍照软件,当时就因为觉得图标和界面都还好看,于是就花了十几块钱买了这个软件,一上手觉得不错,便又花了十几块钱买了三款模仿伊尔福胶卷风格的插件,然后通过选择软件里的镜头插件跟它配合,很快就把自己的iPhone手机弄成了一个“森山大道”风格的相机,整个过程完全就是个游戏。然而就这种这样玩儿似的游戏提醒了我——在科技带来极大的便利的今天,简单的影像风格的模仿其实连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。所以,为什么要拍得像森山大道一样便成了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——森山是谁?他拍的是什么?你是谁?你拍的又是什么我个人觉得森山大道并非不可模仿,但你真的需要一个自圆其说的理由,比如我弄出这样一堆东西的起因是——我想恶心恶心那些森粉,告诉他们,这种简单的模仿其实很廉价很低级,因为一个十几块钱的软件足以消解你在这方面所做的全部努力。

我说:我在猜,森山大道知道自己被大门植入手机,是开心还是愤怒:)
平面软件Painter中有一个“梵高”选项,可以把任何图片弄成梵高的旋转笔触,我用一幅裸女照试了下,得绝世豪创一幅。梵高有何感想就不得而知了。
吴毅强愤怒十分:梵高会说:我日你大爷的,还让不让人活啊~^_^

于是,不敢造次,另上传一张2006年做的《梵高,东方明珠>》。那会儿跟设计师小朋友学习Painter时的作业,瞎搞了一个。

世道如此,如今艺术时兴这个。请梵高老师原谅。
不胜惶恐。
2013-02-22 12:11
26
0
1439